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RS Cover|Dua Lipa:黑暗中舞蹈

2021-4-7 19:50| 发布者: wyjwhh| 查看: 895| 评论: 0




音乐Music#RS Cover封面人物



撰文:Alex Morris|编译:亨利周





按:2020年是Dua Lipa突飞猛进的一年。当新冠病毒蔓延,全球陷入停滞,其他音乐人选择推迟专辑发行,她却提前发行了《Future Nostalgia》,让全世界隔离期间的孤独患者伴随着“Don’t Start Now”和“Levitating”,在家中开始劲歌热舞。专辑广受欢迎的同时,更获得今年格莱美的6项大奖提名,包括年度专辑、年度制作、年度歌曲等,最终抱回最佳流行演唱专辑奖。


Rolling Stone美国版2月刊,特邀Dua Lipa成为封面之星。她与RS作者在去年12月相见,一起在哈德逊城市广场用餐,同游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,并在一路上回顾了自己的长大与成功,以及她坚信和实践的女权主义。










《Future Nostalgia》专辑封面





我和Dua Lipa站在15吨的陨石边上,然后她突然意识到,这可能是很长时间以来,她的生活第一次回归平常,回归到新冠疫情没有爆发的世界。


尽管她的一天毫不平常。她从曼哈顿柏威里酒店的高级床单上醒来,把黑色真丝文胸当衬衫穿,在哈德逊城市广场101楼的私人餐厅,品尝长得类似金鸡蛋的甜点,接受格莱美采访,然后游览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,因为其堪比迪厅的装修风格契合她的第二张专辑《Future Nostalgia》。但是本来,她为期八个月的《Future Nostalgia》宣传行程该到上周才结束,而八个月来,她几乎没跑宣传。


如今已到12月中旬,宣传行程该结束一周了,生活该回归流行歌星的“平常”了,回归她现在正在做的事,戴着黑色口罩,在新冠病毒检测流程中挤出时间接受采访。“我永远都在接受检测,”她说。




明星的痛苦在2020年肯定不值一提,但对于疫情时代大获成功的Lipa来说,过去九个月她一直研究如何在世界停转时也不失动力。去年冬天,她从澳大利亚返家,发现伦敦公寓被水淹了,但水管工也在居家隔离,于是她带着迷你冰箱和男友Anwar Hadid(超模Gigi和Bella的弟弟)搬去了Airbnb。


三月下旬,《Future Nostalgia》泄漏。当Lady Gaga和山姆·史密斯(Sam Smith)等艺人决定推迟发行专辑,Lipa却别无选择:她在Instagram直播中泪流满面地宣布专辑将提前发行。世界处在病毒危机之中,她担心专辑在大事面前被忽略,更担心劲歌热舞在全球恐慌当中不合时宜。“我很害怕,”她绕着陨石边走边说。“但同时我想,‘对某些人来说,或许可以缓解现实带来的焦虑?’”


《Future Nostalgia》成为了世界各地居家舞会,饭厅twerking的首选。也许我们都不知道那是我们当时需要的音乐,但Lipa证明了那就是。和她合作的马克·罗森(Mark Ronson)说:“这有点出乎意料。没人料到Dua带来了2020年最有凝聚力的流行唱片,就像《Random Access Memories》或《The Suburbs》或弗兰克·奥申(Frank Ocean)的唱片一样具有音乐凝聚力——让人们想要聚在一起,人们买这张专辑就是想聚在一起听的。这张专辑在疫情封锁时期发行正好。”


专辑发行首周,Lipa是Spotify上播放量最多的女艺人,全世界播放量第三多的女艺人。“不要露面/不要出来”(“Don’t show up/Don’t come out”)和“我应该呆在家里“(“I should have stayed at home”)等歌词在隔离期间的网络爆红。她获得了六项格莱美奖提名,包括年度专辑,年度歌曲和最佳流行个人表演。麦莉·赛勒斯(Miley Cyrus)有句话既是评价《Future Nostalgia》,也在无意中总结了2020年的集体意识:“我需要他妈的舞蹈派对!”


突然之间,被困在“家”里,与Hadid一起做香蕉干,几个月没见妆发团队,没上《周六夜现场》(SNL),甚至没有自己家具的Lipa,成为了流行音乐界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。




Dua Lipa和男友Anwar Hadid出席2020年第62届格莱美奖©MEGA





即使在没有新冠病毒的世界,《Future Nostalgia》的成功也不是定数,但Lipa同样不是一个碰运气的人。十几岁时,她开始在朋友的男朋友的卧室“工作室”中录制自己翻唱的歌曲,然后带着那些作品去到KOKO等伦敦的表演场地,因为她相信在那里表演,她肯定可以遇到音乐界人士。当她在Topshop被模特经纪公司相中,并不想当模特的她还是签了约,因为她觉得这或许可以帮她出道。


她猜对了。通过经纪公司,她获得了为选秀节目《X音素》(The X Factor)唱广告歌的机会,结识了一位曾与艾德·希兰(Ed Sheeran)和One Direction合作的制作人。她由此获得了发片机会,有了经纪人本·莫森(Ben Mawson),在他的安排下,最终签约华纳。


她开始推出单曲,等待走红。她辞去了在一家名叫La Bodega Negra的餐厅工作,尽管她的辞职非常礼貌,因为她以为自己最终还是得回去:“我当时觉得,谁也说不清后面的事。我要成功需要做的还有太多。”


Lipa说,她2017年的首张专辑是寻找自己声音的尝试。她告诉我:“那张专辑融合了各种我喜爱的流派风格,是对歌曲创作,也是对自我的一次发掘。”那张专辑展现了Lipa迷人的烟嗓,为她赢得了一座格莱美奖,但它缺乏一种作为Lipa的个人特色。她的现场表演也无助于事,她在2018年全英音乐奖上的表现收获一条YouTube评论——“我爱她的没活力。加油,女孩!什么都不用拿出来!” ——在Twitter广为流传。


尽管如此,“New Rules”还是成为了红极一时的失恋金曲,在MV里,一群年轻女孩在酒店里办睡衣派对,为彼此梳发,也提醒彼此分手的规则。




这种女性的团结,作为Lipa的主题还出现在“ IDGAF”(穿着西装多元女性)和“Blow Your Mind(Mwah)”(强悍的女性对彼此流露柔情,并举起标有“Dua for President”和“You Can Sit With Us”的标语)。这些MV不仅仅提供了#SquadGoals,还提供了一幅女权主义深入骨髓到几近隐形的图景。“New Rules”的MV发布三个月后,哈维·温恩斯坦(Harvey Weinstein)丑闻爆发,掀起#MeToo运动。突然之间,年轻女性为彼此梳发,至少在流行音乐的语境下,足以被视为政治行动——Lipa很早就有这样的直觉了。


她谈到团结的主题时说:“这是一个无意识的决定。这就是我和我的女性朋友们自然的状态,这就是我们说话的方式。”




Lipa一路都在发声,时常指出音乐界男女待遇的双重标准。她在2019年格莱美最佳新人奖的获奖感言中,仿佛不经意的一句“我想今年我们真的加油了”,回击录音学院主席尼尔·波特诺(Neil Portnow)2018年称女歌手需要“加油”的言论。当她参加莉佐(Lizzo)在洛杉矶Crazy Girls脱衣舞俱乐部举办的2020格莱美奖after party遭遇批评时,她不仅为自己辩护,也为所有女性辩护。她说:“我觉得如果你是女权主义者,那么你应该支持所有工作领域的女性。” 她说:“我们必须支持性工作者,我们必须相信[工作]是她们的选择和权利。我认为人们对于如何支持女性,什么时候支持女性做筛选,是很虚伪的,是源自男性凝视的厌女症的另一种形式。”


事实上,当陶醉于博物馆展示的自然美景时,我随口提到Lipa也很美,她的外貌“也许带来了某种力量”,她沉默片刻,然后语带模糊地说到,如果她感觉良好,是因为她对自己好。尽管沉着大气的她不可能动怒,我意识到我可能失言了。我小心翼翼地切换了话题。




Rolling Stone美国版二月封面明星大片©David LaChapelle&Rolling Stone





大多数流行歌星都试图塑造他人的凝视。即使是在台下,他们也希望被视为不同的存在,被仰望,被喜爱。Lipa显然没有。乐坛的她,当面的她,都异常平易近人。罗森说:“她的样子看上去是流行巨星,但毫无矫揉造作,完全没有自命不凡。”午餐时,Lipa不仅对我,而且对遇到的每个人都热情亲切,从服务员(“请喝薄荷茶”;“太好了”;“非常感谢”)到带她进厨房看金鸡蛋的紧张年轻糕点师(“太漂亮了”;“我非常喜欢!”)。她询问了我的孩子以及我们疫情期间的经历(明星采访中很少会这样),并且认真地回应我说的话,她全程镇定自若,仿佛25岁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睿智而古老的灵魂。她告诉我:“我没有两种性格,不会为台前打造新的角色。我从来没有想过今天的角色是什么这种问题。这对我来说很难编造的故事。”


她确实没有必要如此。当我问起她和麦莉·赛勒斯(Miley Cyrus)在“Prisoner”MV中的亲密戏是表演还是在宣告自己的性向,她只是耸耸肩,说:“那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时刻。”她还谈论了自己与Hadid的关系(“我对我俩的关系非常满意,比以往任何一段恋爱都更自在”)。她今年去了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家庭农场:“9点,9点半左右醒来,洗澡,穿衣,吃早餐,带狗出去散步,有时做会儿瑜伽,做点午餐,出去玩,看电影,和动物玩耍, ”包括奶牛,山羊,还有马。她正在学骑马(“我可以慢慢骑,但骑得不好”)。去年圣诞节,她送给Hadid两只侏儒山羊,名叫Funky和Bam-Bam。




Dua Lipa和麦莉·赛勒斯在“Prisoner”MV





作为一个如此喜爱小动物的明星,Lipa在政治上也异常地直言不讳。她支持巴勒斯坦,支持家乡英国的工党和美国的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,甚至在上次大选前就采访过他(“我以为采访到他很难——我是说,他那么忙——但他很了不起”) 。“网上的人说,’别说话,好好唱歌吧。你懂什么?你为什么在乎?’”她说。“但我认为人们忘记了我们的世界有多小,而且还在越变越小。”


她自然知道这一点。她出生在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家庭,是巴尔干地区冲突的难民,她的爷爷和外公都是历史学家。她解释道:“我的爷爷当年负责记录历史。塞尔维亚军队占领后,要求他改写历史。他拒绝了,丢了工作。所以,坚持我所相信的事情是我重要的信念。”


随着战争加剧,Lipa的父母离开了大学(她的父亲学习牙科,是一支名为Oda的摇滚乐队主唱;她的母亲学习法律)搬到伦敦卡姆登的科索沃难民社区。像许多移民一样,他们放弃了本可以拥有的白领生涯,只能在酒吧和餐馆工作,常常打好几份工,还要在夜校上课。


Lipa的名字在阿尔巴尼亚语中意为“爱”,出生于他们迁居英国的三年后。9岁那年,她开始每周六去西尔维亚青年戏剧学校(Sylvia Young Theatre School),那里是瑞塔·奥拉(Rita Ora),汤姆·弗莱屈(Tom Fletcher)和艾米·怀恩豪斯(Amy Winehouse)的母校。几节课后,一名声乐老师叫她起立唱歌。之后,他将Lipa安插进了一个全是青少年的高级班。她说:“我很怕,但他是第一个告诉我可以唱歌的人。”


Lipa从小便知道,伦敦是她的出生地,但不是她真正的家。她解释说:“对于难民,人们不了解,他们除非有需要,否则是不会选择离开祖国的。我们当年一直打算着回科索沃。” 11岁那年,她的家人真的回去了,她希望从来没有适应伦敦的自己能适应科索沃。她说:“我到了那里,成为讲阿尔巴尼亚语带英语口音的阿尔巴尼亚女孩。”她交了朋友,通过朋友接触到了嘻哈音乐。她拥有的第一张专辑是妮莉·费塔朵(Nelly Furtado)的《Whoa,Nelly!》,她看的第一场演唱会是Method Man & Redman。但她渴望回到伦敦,回去上音乐课,回去才有更多的机会。




Rolling Stone美国版二月封面明星大片©David LaChapelle&Rolling Stone





15岁时,她说服父母让她与卡姆登一位熟人的女儿住在一起。在那之后的青春期,她几乎无人监管,自己做意大利面吃,父母从遥远的海外命令她打扫房间,这些都说明了她在青春期的性格:她是个晚熟的人,热衷列表的人(“做作业,洗澡,写诗——我会安排所有的时间”),努力向上的孩子,唯一一次触法是因为把肥皂泡从阳台扔到路人身上时警察刚好路过,她甚至为了让妈妈同意她在肚脐穿孔,在数学考试拿了A。


她上学时,人缘不是最好的,人缘好的学生是她所谓的“不算上流,但非常英国,有点纯种。”她当年最好的朋友也是现在最好的朋友,有天午饭时主动和她一起吃饭的两个女生。“她们最早和我说,’我们知道你是新来的,所以我们想来打个招呼,可以一起玩。’我再也没放过她们。”


女性的团结对Lipa而言是自然而然的,但是赋权需要时间。她对音乐创作的冲动来自自己最深刻的情感,但要进入工作室,在刚认识的制作人前暴露脆弱一面是很难的。她学会了改变这种情绪,想像自己是听者。“我的音乐很大程度上是我的希望。我希望鼓舞女性,”她解释说。用《Future Nostalgia》开头的口号来说:“你想要一首永恒的歌,我想改变游戏方式……我知道你不习惯女Alpha。”


“这些(歌词)不是直接来自我的信念。” 她继续道:“我其实是一开始假装自信,然后我唱得越多,表演的次数越多,呈现给世界的越多,我就越觉得自己真的经历了,呼吸了,体现了那些歌词,那些话。”


随着第一张专辑发布,她有了充分的机会来体现:她第一次巡演,表演了245场,她把这个数字纹在了左臂上。当她在2018年与罗森见面,录制后来获格莱美最佳舞曲奖的“ Electricity”时,他告诉她:“我去过的所有酒吧都在放'New Rules’。

他说:“她有一种废话少说的老板气场,一种很强大的气场。让人感觉她有自己做事的方式,说出来只是为了告诉你。她就是老板。”





2018年初某天,拉斯维加斯某地,Lipa漫步时灵光乍现,想到了她第二张专辑的名字。她说:“我当时想取个充满回忆,让人怀旧的名字,一个关于我的灵感和我一直在听的音乐的名字”——金发美女合唱团(Blondie), Prince, Moloko, 80年代的麦当娜(Madonna) ——“但也很当代。”她把名字发给了经纪人发短信,“他说,’OK,我喜欢这个名字’,我说,’让我顺其自然。让我进入工作室,看看会发生什么。’”


她与此前合作过的Koz,Sarah Hudson和Clarence Coffee Jr等人再度携手。他们在伦敦的艾比路录音室(Abbey Road Studios)制作。他们在一月份去了牙买加的吉加姆录音室(Geejam Studios)。“整整两周都在下雨。”Lipa笑着说:“但是反倒帮了我们,让我能够重写,让我知道自己想写什么。”




Rolling Stone美国版二月封面明星大片©David LaChapelle&Rolling Stone





创作会上,相较于电脑制作,Lipa更倾向于模拟合成器制作的歌曲:瑕疵,故意,宛如定制,不可替代。对于Koz来说,“这像是老派的工作方式”,像回到了以前的音乐制作,而不是现在“用相同的素材库,加点吉他和鼓,制作小段的循环乐句,然后做成陷阱音乐(trap),”他认为这套按部就班的制作系统让“一切听起来都一样”。他继续说:“遇到像Dua这样想要打破规则,有所突破的人,我耳目一新。”


创作会通常从Hudson读塔罗牌开始——她告诉我:“这样方便开启话题”——然后是Lipa分享她积攒的歌词和主题。她提到过在太空中开车,最终成为了专辑封面,以及“与奥斯丁·鲍尔斯(Austin Powers)在一起,一种六十年代,太空主题的感觉。”Lipa笑着说:“我在会议上说很多莫名其妙,傻不拉叽的东西。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想谈论一种跨越星际的爱。”


Lipa创作这张专辑时的状态也不同了。她解释说:“当我制作第一张专辑时,我生活遭遇了很多痛苦。这次,我感到非常高兴,事情进展特别顺利,我想以一种不流俗的方式来表现这种感觉。我也不懂为什么流行歌手如果创作出愉快的歌曲,就突然感觉不酷了。我不能再这么想了。”她没怎么考虑创作民谣。“我一度觉得,每个人都喜欢民谣,也许我应该做一个。但是那不是我的感觉。于是我想,’去他的。这张专辑要的是有趣。’”




最开始的困难在于让其他人了解她想做的专辑是什么样的。Hudson说:“我们一直尝试各种想法,但并不顺利。”直到2018年8月的一天,在诺丁山的萨姆录音室(Sarm Studios),“Dua买了甜甜圈。我们全部吃了,因为sugar rush嗨到不行,“Levitating”就是这么写出来的。” Koz弹了旋律,Lipa开始编曲,他们差不多一个VoiceNote就写完了整首歌,包括“sugarboo”一词——大概是去年所有歌词力最出彩的词汇——那是他们对彼此的昵称。


几个月后,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的一家小酒吧参加迪斯科之夜之后,“New Rules”的幕后创作三人组艾米丽·沃伦(Emily Warren),伊恩·柯克帕特里克(Ian Kirkpatrick)和卡罗琳·艾琳(Caroline Ailin)写下了“Don’t Start Now”,成为《Future Nostalgia》的主打歌。专辑还引用了INXS的“Need You Tonight”和White Town的“Your Woman”,会有奥莉维亚·纽顿-约翰(Olivia Newton-John)和Eurythmics的影子,加上更现代的低音乐段和Lipa坚强、自信的唱腔,听起来确实是2020年与众不同的音乐。


Lipa本来可以倨功不前,可以在农场里抱小羊,因为就算如此,全世界很可能依然会随《Future Nostalgia》起舞。但这不是她想要的。在专辑发行的几天后,她在有迷你冰箱的租屋里,在满屏的舞者和音乐家中间,为詹姆斯·柯登(James Corden)的节目表演,后来还和他录了保持社交距离的“新冠约会新规”短剧。一周后,她上吉米·法伦(Jimmy Fallon)的节目,后来还和他录了保持社交距离的《真爱至上》恶搞短剧。


专辑的混音版《Club Future Nostalgia》于八月发行,在没有舞厅和夜店的一年里,为歌迷带来了一张属于舞厅和夜店的专辑。在放弃了2020年巡演的希望后,她大半个秋天都在与舞群和其他音乐人一起打造Studio 2054,一个延续八十年代著名电视音乐节目《Solid Gold》的线上直播节目。11月下旬上线时,超过500万人观看,创造了付费直播的观看纪录。在第62分钟左右,Lipa重演了她曾经被嘲笑的舞蹈动作。这次她无懈可击。




Rolling Stone美国版二月封面明星大片©David LaChapelle&Rolling Stone





我最后一次和Lipa说话是在Zoom上,那是我们在曼哈顿相见的一周之后,也是她推迟已久的《周六夜现场》表演的第二天。那是专辑发行以来,她第一次为现场观众演出,那也是《周六夜现场》2020年的最后一集。


2020年可以说是Lipa的一年,但更是残酷的一年,残酷到叫人怀疑,或许大家想要的不仅仅是她的音乐,而是想要在太多事情无能为力后,目睹一位才华洋溢,脚踏实地的女性毫不犹豫夺取成功后的喜悦。至少我觉得如此,此刻的Lipa令我想再问一次之前的问题:她的美所拥有的力量。


“我后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只是当时被问到,我有些惊讶。”她客气但肯定地说道:“我从来没有把美丽漂亮看作某种力量。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——我完全尊重你的观点——但我觉得这对我有点不公平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走到今天靠的是漂亮。我非常努力工作,非常有目标,我觉得我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和目标才走到今天,我想说明白,是因为它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。”


在随之而来的沉默中,我试图抹杀自己的女权主义。我很想指出,事情不见得只有一面,一种结果可能有很多原因,而我只是想知道她对自己某一特质的理解。但是很快,我想到了她的所有表演,她写的所有歌词,都是为了让自己相信她拥有的力量。我想到在所有的创作会上,她试图打破规则,想到她之所以能够如此,是来自于她的自我意识。我想,赋权有时是一种意志,女权有时必须直截了当。


所以我向她道歉,真心地道歉。当然,她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,毫不介意。


就在我们最后一次告别前,我问一个几乎不需要问的问题:她自我赋权的过程已经完成了吗?“你觉得自己现在是女Alpha了吗?你已经内化了吗?”


“是的,我已经内化了,”她毫不犹豫地说。“我感觉很好。”





指导教练:光辉联系电话:1384298521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2019年度十大BGM排行榜,有人靠这些背景音乐成为百万级博主

下一篇:海上余音 | 老上海舞厅里的歌曲,你听过几首?

图文显示
  • 三生六大价值核心

    三生六大价值核心

    27 人关注

  • 健康血管年轻人不老,过了30岁再不保养,血管锈”了

    健康血管年轻人不老,过了30岁再不保养,血

    130 人关注

  • 健康养生  多走路、多喝水……你以为在养生

    健康养生 多走路、多喝水……你以为在养生

    151 人关注

  • 做人,就两个字:善良。

    做人,就两个字:善良。

    218 人关注

  • 蜂鸟部落到底是什么

    蜂鸟部落到底是什么

    5333 人关注

  • 多么舒服的一段话 (说的真好)

    多么舒服的一段话 (说的真好)

    427 人关注

  • 学会珍惜自己,是人生最重要的事!

    学会珍惜自己,是人生最重要的事!

    508 人关注

  • 做人做事,就两个字!

    做人做事,就两个字!

    562 人关注

  • 雅芳 新活再生霜~

    雅芳 新活再生霜~

    4021 人关注

  • 云商你该自豪丨公司荣誉知多少?(建议收藏)

    云商你该自豪丨公司荣誉知多少?(建议收藏

    3827 人关注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创业联盟 ( 湘ICP备17022177号-4 )

GMT+8, 2021-4-17 19:27 , Processed in 0.219932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